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五十章 祸根深埋(下)
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五十章 祸根深埋(下)

时间:2018-09-22 眼看男人一点儿一点儿的向自己逼近,玉倩往后退了一步,双手撑在了梳妆台上,「谁让你进来了?滚出去,流氓。」   「你都说我是个流氓了,当然不会徵求主人的同意。」侯龙涛突然加快了行进的速度,一晃就到了女孩儿面前,双臂紧紧的箍住了她的身体,张口含住了她诱人的粉红色香唇。   玉倩不是完全没有準备,但也正因为如此,使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她的双手按在男人的胸口上,想把他推开,可他太有力量了,形成了自己的双臂被自己的胸脯儿和他的身体死死的夹住的形势,失去了活动的自由,而且他的上身是向下压的,自己的双腿被迫弯曲,还有他的双腿卡在中间,想要使出「踢屌」的绝技都不行,除了「唔唔」的低吟,根本是无计可施。   侯龙涛吮了一阵女孩儿柔软的双唇,最终还是由于她螓首的左右摇动而被挣脱了,只好去舔吻她香气袭人的勃颈。   「流氓,流氓,你这个臭流氓…」玉倩张开小嘴儿,狠狠的咬住了男人的肩膀。   「啊!」侯龙涛痛叫了一声,向后撤了半步,双手抓住小美人儿警服衬衫的衣领,兇猛的向两边一分,一阵「辟哩啪啦」、「呲啦」声过后,女孩儿雪白的前身和粉红色的乳罩儿就袒露出来了,他并没有就此停止,紧接着就一把拽开了奶罩儿,造成两颗美乳一阵抖动。   「呀!」玉倩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双手抱肩,用两条胳膊挡住自己的酥胸。   侯龙涛很坚决的把女孩儿的双手拉开了,两臂圈住了她的细腰,往上一提,把她的双脚抱离了地面,疯狂的舔舐那对儿细嫩柔滑的圆乳,吸吮半挺的纯粉色奶头儿,散发着香气的凝脂玉肤让人爱不释口。   「啊…嗯…流氓,流氓,流氓…」玉倩拍打着男人的头颅、后背,还在他的背脊上留下了一条条浅浅的抓痕,但却丝毫不能动摇他对自己的双乳的温柔侵犯。   侯龙涛把女孩儿举到了墙边,一放下她就开始解她的警裤,同时又在她的脖子上吻了起来。   「流氓…啊…你弄疼我了,流氓…」玉倩拚命拽着自己的裤腰,却怎么也敌不过男人强大的力量,裤子很快就被扒到了膝盖上方,露出了又白又嫩的大腿、被粉红色小内裤包裹的圆弧形阴户。   侯龙涛抓住美人的双肩,一下儿把她转了个身,拉着她的双手举起来按在墙壁上,把硬挺的阳具插进她的双腿间,向上挑住她的私处,前后的磨擦。   「混蛋…流氓…嗯…」隔着一层布料,玉倩都能感觉到从男人性器上传来的热气直往自己的体内钻,从体腔深处开始,渐渐的,整条阴道都湿润了,自己的内裤一定已经被浸透了。   侯龙涛用前胸紧紧的挤住女孩儿,腾出右手抓在她的屁股蛋儿上,把头探到她耳边,一边向她的耳孔里吹着热气一边用一种渴望的语气轻诉,「倩妹妹,我好想你。」   「流氓…嗯…流氓…」玉倩只是不停的骂着,但已然不再受男人控制的右手仍旧按在墙上。   侯龙涛的双手拉住了美人T-Back小内裤细细的裤腰,慢慢的往下扒着。   玉倩停止了叫骂,呼吸突然间加快了,美丽的大眼睛合了起来,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,她大概是已经意识到了不可逆转的结局。   侯龙涛的龟头儿「波」的一声被被娇柔的阴唇含住了,那种火热的舒畅使他用力的向上一挺,把整根阳具都推进了女孩儿笔管般粗细的阴道里。   「啊…」玉倩的欢叫带着颤音儿,自己的身体是被这个男人开发的,他曾经带给自己无上的快感,和他结合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、舒适,是那么的让自己感到温暖和安全。   侯龙涛人高马大,站立着从背后肏干一个一米六六、六七的女孩儿,双腿必然的要弯曲,两个膝盖都顶在墙上。   玉倩的大腿架在男人的大腿上,就像坐在软椅上一样,双乳被他从背后捏住,自己撑墙的双手还有摩擦力,丝毫不用担心会摔倒。   侯龙涛很迅猛的做着蹲起,女孩儿零乱的衣衫更增淫糜性感的气氛,她洁白的身体渐渐的罩上了一层粉红色的光彩。   「啊…啊…啊…流氓…啊…」玉倩清纯的叫声中还夹杂着一两句咒骂,她把小腿翘了起来,两只拖鞋全掉在了地上,短丝袜里的十根白嫩玉趾拚命的蜷起,她的身体随着男人的抽插而起伏颠动,子宫被撞击到酥麻难耐的地步,「难受」得她直想哭。   「倩妹妹…」侯龙涛突然不再大开大阔,腹股沟紧压着女孩儿圆乎乎的臀丘,屁股缓缓的摇动,双手离开了已经被自己揉捏得发胀的乳房,顺着她的大臂向上抚摸,直到十根手指都插进了她的指缝中,「我爱你…」   「啊…」玉倩扭回头来,把小舌头送入男人口中,「涛哥哥…」与此同时,两颗珍珠般的眼泪滑过了她的花容…   第二天早上,侯龙涛到达国贸大厦的时候,田东华已经在他的办公室外恭候多时了。   侯龙涛往大转椅里一坐,也不说话,只是阴沉着脸看着对方。   「侯总,虽然玉倩对文龙很有好感,但文龙绝对没背着您干对不起您的事儿。您也知道的,玉倩那丫头有的时候对人是很热情的,」田东华看侯龙涛还是没有要接茬儿的意思,只好继续下去,「她心里也没什么『男女授受不亲』的律条,您是真的误会文龙了。」   「他们每次见面,都有你在场吗?」   「是啊,每次文龙都叫我,他不好拒绝玉倩,又怕单独在一起,玉倩会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从这点也能看出文龙没有要跟玉倩好的企图,他们确实只是很要好的朋友。」   「我看那小子是怕自己忍不住吧?」   「不,不,不,不是,文龙在玉倩面前规矩的不得了,从没越雷池半步。」   「是他让你来找我的?」侯龙涛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一点儿。   「不是,文龙现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怕您还在生他的气,所以也不敢来见您,我是不想你们之间的误会越闹越深,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弟,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。」   「不值得?我侯龙涛的女人就是不许别人碰。」   「我想文龙明白这一点。」   「他明白最好。」   「侯总,我有个关于您私人的问题,不知道该不该问。」   「问问看,该问的,我就回答你,不该问的,我就不回答你。」   「嗯…」田东华显得很谨慎的样子,「您是不是还爱玉倩啊?」   「哈哈哈,」侯龙涛把一直叼在嘴里的烟点着了,「爱与不爱有什么区别?」   「您要是还对她有感情,那自是没什么说的了,如果您已经不爱她了,您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应该给她和文龙一个机会,从性格和爱好来说,我觉得他们俩其实挺合适的。」   「啪」,侯龙涛用力的拍了一下儿桌子,「不要再说这件事儿了!」他站起来来回走了几圈儿,「我要你带文龙去日本。」   「带文龙去日本?」田东华已经意识到了对方在本质上的转变,如果把这次的日本之行比作西瓜,秦皇岛那次不过是颗芝麻,但上次侯龙涛都不放心文龙去捡芝麻,这次却要他去摘西瓜。   「对,让他参与谈判。」   「咱们的谈判策略不是都已经定好了吗?现在再让他参与,还有什么意义?」田东华要进一步、更明确的领会上级领导的意图。   「你觉得有什么意义?照办就是了。」侯龙涛没有从正面回答,他面朝窗外,乾净的玻璃上映出一张扭曲的脸孔…   下午2:00多的时候,田东华把文龙找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「你準备準备,一个星期之后一起去东京。」   「东京!?」文龙一下儿从沙发上蹦了起来,一脸的喜出望外,「你是说…」   「呵呵,对,侯总说让你参加谈判。」   「呼…」文龙跌坐回沙发里,「哈哈哈,终于轮到我见大世面了,华哥,你放心,我绝对尽我最大的能力。」   「我信得过你。」   「对了,」文龙突然把上身直了起来,「你跟我四哥谈过了?」   「我上午去找了他一趟。」   「怎么样?怎么样?」文龙显得很急切。   「你也别太急了,这种事儿是男人就会有想法的,慢儿慢儿来。」   「这么说,他还是觉得我和玉倩有一腿?」   「那倒也不是,他没直说,不过我看他心里的疙瘩还没完全解开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嘛。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,他迟早会明白的。」   「肏,」文龙蹦起来快速踱着步,回到田东华的桌前,双手狠狠的拍在写字檯上,「有时候我真觉得他就是他妈针对我!」   「这话怎么讲啊?」   「我四哥有个朋友叫左魏,你见过吗?」   「没有,不过听说过,是不是咱们在美国分公司的总裁啊?」   「对,就是丫那,丫背着我四哥,把他的一个妞儿给上了,俩人儿现在都快结婚了,丫跟我四哥说了一声儿,我四哥一点儿没反对。我就肏,那个真上了的,他二话都没有,我他妈傻屄似的帮他看着媳妇儿,连一个小指头都没碰过,他到跟我耍起脾气来了。」   「Wow,Wow,Wow,」田东华又发现了新大陆,「你别着急,说的仔细点儿。」   文龙把侯龙涛、吴爱琳和左魏三个人的事儿从头儿到尾讲了一遍,「你说是不是针对我?」   田东华脸上带着笑容,脑子却在飞快的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从对方的叙述来看,侯龙涛给与文龙和左魏不同待遇,最明显的原因就是他并不爱吴爱琳,但这个原因好像又有点儿太简单了。   「嘿!」   「啊!嗯?」田东华打了个机灵,「怎么了?」   「你怎么了?跟灵魂出窍儿了一样,眼儿都直了。」   「噢,没什么,大概是昨晚没睡好。」田东华捏了捏鼻樑儿,他已经把十几种可能都考虑过了,「侯总也就是对你严厉一点儿罢了。」   「严厉一点儿?」文龙摇了摇头,懒散的坐下,「唉,当小兄弟真难啊。」  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,身着警服的玉倩一阵风儿似的冲了进来。   「小姐,小姐。」一个女秘书紧跟其后,「田总,我…」   「没事儿,张小姐你不认识啊?出去吧。」田东华挥了挥手,把秘书小姐打发走了。   玉倩坐在沙发上,双臂抱在胸前,扁着小嘴,一脸愤恨加委屈,眼光不住在两个男人的脸上游移。   「怎么了?」文龙过去轻轻推了女孩儿的肩膀一下儿,「被秘书拦也不用气成这样儿吧。」   「回头我说她,帮你出气。」田东华可是对小美人儿的大小姐脾气有着深刻的了解。   玉倩向上翘起的睫毛呼扇了一下儿,双眸中已经有了泪光,「我…我被他…被他强姦了!」   「谁!?」文龙一个箭步跨到女孩儿跟前,他的眼珠儿都快瞪出来了。   「还能有谁!?你的好四哥!」玉倩双手捂着脸,「呜呜」的痛哭了起来。   文龙转过身,慢慢的坐在了女孩儿的身边,脑袋几乎压进了双膝间,双手痛苦的抱在脑后。   田东华只站起来一半儿,一听到「四哥」两个字,就坐了回去。   「怎么了!?你们都哑了!?」在一阵很长的沉默之后,玉倩停止了哭泣,不可置信的沖男人们喊了起来,「你们说话啊!我被他强姦了!」   「什…什么时候?」文龙的声音小的可怜。   「你傻啊!?你说是什么时候!?」   「…」   「哼哼哼…」玉倩突然冷笑了起来,但听着却是那么的凄楚,「你们还算是男人吗?」她鄙夷的扔下这句话,快步冲出了办公室。   「玉倩!」文龙紧跟着追了出去。   田东华好像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,他缓缓的从烟盒儿里抽出一支烟,又从兜儿里掏出打火机,可他的手抖得厉害,怎么也打不着。   「啊!」男人猛的站了起来,把打火机狠狠的摔了墙上,又甩开双臂,左右的一抡,把办公桌儿上的文具、文件全都打到了地上,然后就像是全身脱力一样,「扑通」一声摔回转椅里。   太突然了,这是在预料之外的,是上天的赏赐,也是上天的惩罚。   「田总,您没事儿吧?」女秘书把门推开了一条儿缝儿,可能是电话掉到地上的时候撞到了内部通话的按钮儿。   「没事儿,没事儿,你去忙你的吧。」男人的表情在一瞬间从狂怒转为了和善。   「天作孽,尤可恕,自作孽,不可活。」田东华想起了当文龙听到那个消息时紧握的双拳,他的双手也死死的捏住了转椅的扶手儿…   星期天晚上,侯龙涛是在如云的小洋楼儿过的夜,第二天早上,他会从这里直接去机场。   薛诺、陈曦和任婧瑶因为要去各自的学校,在7:00的时候就在床上跟爱人告了别,哭哭啼啼自是免不了的。   司徒清影在众姐妹中一直保持着「骠悍」的形象,她怕自己会在和侯龙涛分离的时候掉眼泪,便主动承担了送薛诺他们的任务,甚至都没跟心上人道别。   马上就要到9:00了,何莉萍、如云、月玲、陈倩和茹嫣坐在客厅里,都是一言不发,客厅中央放着一个拖拉式的公务旅行箱。   「时间也差不多了。」侯龙涛边打着领带边从二楼走了下来。   五个美女中的四个站了起来,陈倩离楼梯口儿最近,一起身就挡在了男人身前,很仔细的帮他把领带拉好。   侯龙涛微笑着在初恋情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儿。   「…」陈倩的小嘴儿张开了一点儿,喉咙微微的蠕动着,明显是想说话,却因为哽咽而无法出声儿。   「怎么了?」侯龙涛轻轻佻起美人的下巴,望着她湿润的双眸。   「涛哥…」陈倩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脖子,把脸埋在他的头侧,双肩微微的颤动着。   侯龙涛扭头吻住了女人甜美的樱唇,温柔的吮了又吮,在这五位娇妻中,她可以说是对自己最为依赖的一个,这大概是由她的性格决定的。   「涛哥,你…你保重啊…」   「没必要这样,」侯龙涛轻轻把美人脸上的泪珠儿抹掉,「就是一个月嘛。」   「嗯。」陈倩点了点头,搂着男人的脖子,在他脸上用力吻了又吻,然后就转身快步走进了洗手间。   「你放心去吧。」何莉萍走过来,帮男人把西装穿上。   侯龙涛捏了捏大老婆丰满的屁股,给了她会心的一笑。   茹嫣弯腰把一双擦得珵光瓦亮的「船儿鞋」放在了男人脚下。   侯龙涛捧着长腿美女的脸蛋儿,在她前额上深深的亲了一口,跟她的感情交流是不需要语言的。   这么半天,月玲不仅没站起了,连看都没看过男人,她的头扭向一边儿,眼圈儿红红的。   侯龙涛穿好鞋,走过去单膝跪在女人身边,双手捏在她穿着裤袜的大腿上,慢慢的推进了她的职业女裙里,直到搂住了她的屁股,「玲儿,不跟我说再见啊?」   月玲把头扭得更开了,下颌微微的颤抖。   侯龙涛一探脑袋,把脸压进了美人的乳房中间,左右的拱着,发出「哼哼」的声音。   「哎呀!你真讨厌,像只猪一样,」月玲破涕为笑,在男人的肩头捶了一拳,紧接着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儿,「你办完了正事儿就赶紧回来,别在那儿瞎玩儿。」   「我知道。」侯龙涛亲了亲女人的嘴唇儿,起身来到门口儿,接过如云手里的行李箱拉手儿。   如云陪着男人来到屋外,一辆黑色的顶级雅阁已经在等了,方杰从后座上下来了。   「我没晚吧?」侯龙涛把箱子交给了司机。   「没有,」方杰敲了敲自己的表蒙子,「刚好九点。」   侯龙涛回身把如云拉到一边,「帮我照顾她们,更别忘了照顾自己。」   「我会的,你自己要小心,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,做什么事儿都先动动脑子。」   「这你不用担心。」侯龙涛自信的一笑,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,钻进了轿车。   「侯先生没去过东京吧?」方杰将一根儿「七星」递到侯龙涛面前,「那里可比北京要繁华得多,亚洲的购物天堂啊。」   侯龙涛不屑的「哼」了一声儿,掏出自己的「中南海」,他没耐心跟对方谈自己没兴趣的问题,「这车是新的吧?」   「嗯?2003新款。」   「从日本进口的?」   「对,中国造不出这么好的车来。」   「这么好的车?大概没有奔驰、宝马好吧?」   「我们自己就造汽车,怎么能用别的公司的车呢?」   不是说日本公司都很节俭的吗?『广本』也是你们公司的啊。「   「嘿嘿,『广本』?要便宜也得要质量啊,这辆车都不在出口中国的产品之列。」   「哼,你倒是直言不讳啊?」   「这又不是什么秘密,是人就知道最好的日本货是供应欧美的,中档的留给自己,中国人嘛…本来就没那么讲究,只要贴着日本的商标,肯定好卖啊,再次的日本货也比国产的强。」   侯龙涛差一点儿就忍不住要在把这王八蛋的脸凿平了,「方先生也是北大的高材生啊,这个又穷又破的国家好歹培养了你那么多年,狗还不嫌家贫呢。」   「呵呵,侯先生太敏感了,我不过是比较现实,不说这些了。」方杰发觉自己在不经意间触到了对方的敏感神经,迫不及待的要转移话题,这种时候一定得投其所好,「东京除了是出名儿购物天堂外,还有一种行业是很发达的。」   「什么?」   「哼哼哼,」方杰淫笑着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,「等谈判的间歇,我带你到处转转,日本浴、泰国浴,什么都有,SM俱乐部、人妻俱乐部,我请,运气好了,还能碰见欧美女人呢,不包括俄罗斯的,那些货色遍地都是。」   「哈哈哈哈。」侯龙涛大笑了起来,没做任何评语。   到了几场之后,两人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,从贵宾通道直接上了停机坪。   两男一女站在一架小型的日本航空公司的私人包机放下的悬梯前,他们穿着日航的制服,男的是正副机长,女的是空中小姐,三个人看到方杰和侯龙涛,都是深深的一躬。   登机之后,离起飞时间还有半个小时,那个空姐儿在侯龙涛的要求下,带着他参观了飞机,这个空姐儿大概是从中国航线上抽调过来的,中文还算不错。   难怪私人客机是财富的象徵,除了普通的两排六个座位、洗手间外,还有一间圆桌儿会议室,一间八人两桌儿的餐厅,一间被沙发环绕的休息间。   「这里是什么?」侯龙涛指着最里面关着的木门问。   「方先生会亲自解释的。」   「来来来,先坐,不要着急嘛,起飞后再说。」方杰拍了拍沙发的靠背儿…   编者话:久等久等,抱歉抱歉。这次回去爱上一个女孩儿,是真的爱上了,虽然只是散过一次步,这辈子第二次有了结婚的冲动,唉,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了。又有读者说我的英语差了,没什么计较的意义,不过反对我用英文的公司、企业、品牌名称,就有点儿奇怪了,说什么不伦不类,不知道当人提到IBM的时候,是说「I。B。M。」呢?还是说「国际商用机器」呢?还是说「唉必安母」呢?人民公社上不去了,也不知道何时能修好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文静淑女疯狂时